新華社北京2月13日電(新華社記者於文靜)近日,水利部、發展改革委、工信部、財政部等十部門聯合印發《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工作實施方案》,明確對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情況進行考核,考核結果作為對各省級行政區人民政府主要負責人和領導班子綜合考核評價的重要依據。
      我國為何要用最嚴格的手段管水?“最嚴格”體現在哪?“緊箍咒”對經濟社會發展、生態保護會產生哪些影響?水資源開發利用、用水效率、水功能區限制納污“三條紅線”能否硬起來?記者13日採訪了部委有關負責人和專家。
      部分河流利用率超過100% 半數水功能區水質不達標
      近年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越來越嚴峻的水安全問題,一方面水資源過度開發,一方面水污染步步緊逼。水資源使用效率不高,缺水與浪費現象同時存在。
      “目前我國一些河流的開發利用率已經超過100%,如海河,相當於一年所有的水資源都要被用一遍。再加上超採一部分地下水,引一部分黃河水,才能基本滿足需要。黃河、遼河的開發利用率約為80%,遠超過國際公認的40%的安全線。”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水資源所所長王建華說,全國仍有一半水功能區水質不達標。
      此次公佈的《方案》明確,對各省級行政區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目標完成、制度建設和措施落實情況進行考核。目標完成情況主要考核用水總量、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繫數和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等4項指標。制度建設和措施落實情況包括用水總量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區限制納污、水資源管理責任和考核等制度建設及相應措施落實情況。
      “過去用水是沒有指標控制的,一個行政區域、流域或者是用水戶用水,沒有指標控制,導致經濟社會發展用水擠占生態環境用水,當代用水擠占子孫後代用水。”水利部原水資源司司長、教授級高工高而坤說,今後區域、流域、用水戶在取水、用水、排水,即利用水資源的全過程,都將受到“最嚴格”的紅線指標約束,官員也將受到“最嚴格”的管水考核。
      “緊箍咒”倒逼產業轉型
      根據《方案》,對期末考核結果為優秀的省級行政區人民政府,國務院予以通報表揚,有關部門在相關項目安排上優先予以考慮。對於年度或期末考核結果不合格的省級行政區人民政府,提出限期整改措施;對整改不到位的,由相關部門依法依紀追究該地區有關責任人員的責任。
      “套上考核‘緊箍咒’,有利於三條紅線硬起來,促使各地經濟社會發展從‘以需定供’向‘量水而行’轉變。”王建華說。
      專家們認為,實施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工作,將對地區產業佈局和轉型升級,倒逼經濟發展模式、建設節水型社會、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支撐等產生深遠影響。
      高而坤表示,在農業方面,農業用水約占60%,用水效率不高。實施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將使缺水地區發展灌溉面積受到限制,使農業節水加快推進;在工業和產業佈局方面,高耗水、高污染的產業將被抑制、淘汰,現有的產業將進行節水技術改造和結構調整,以符合用水控制指標的要求;在生態方面,實施限制納污控制,減少對生態用水的擠占,將促進水環境改善,實現一泓清水。
      嚴格管水亟待加快監控體系建設
      2011年中央1號文件和中央水利工作會議明確,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要求到2030年全國用水總量控制在7000億立方米以內,用水效率達到或接近世界先進水平,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降低到40立方米以下,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繫數提高到0.6以上,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提高到95%以上。
      水利部水資源司司長陳明忠表示,近年來,水利部完成了省、市級“三條紅線”控制指標分解工作,完成第一批25條重要跨省江河水量分配技術方案,並啟動第二批28條重要跨省江河水量分配。山東、廣東、江蘇等省已率先開展了考核工作。
      “實施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也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陳明忠說,當前存在的主要困難是水資源監控能力和技術支撐能力仍較為薄弱,水資源管理有關法規建設進程偏慢。
      專家們指出,當前我國農業用水還不能精確計量,一些工業用水戶的自備水源往往沒有計量設施,全國總體計量率約為50%。同時,需要加快建設透明的信息化平臺,加快遙感方式等技術應用,提高監測質量。此外,一些地區幹部對最嚴格水資源管理還存在認識不足。
      “上一輪經濟社會發展主要集中在江河下游、沿海,污染是局地的,而這一輪產業轉移是向內陸、河流上游延伸的,一旦發生水問題,將是全流域受災。因而‘三條紅線’必須切實硬起來。”王建華說。  (原標題:確保水安全 專家詳解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07askeuz 的頭像
as07askeuz

廖碧兒

as07askeu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